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看,疯子





十二年前,.两位哥哥告诉我小强们的强大无比,我的姐姐告诉我小强和雅典娜同为垃圾,米妙沙穆王道,所以我决定去看一看让他们如此争吵的女神的圣斗士.于是抱着字典看完整套漫画后,我相信了姐姐的话.我开始在记作业的本子上涂鸦着一位位黄金圣斗士.

十一年前,我开始不吃早餐,每天省下几元钱偷偷的放在书包的最里层,每过一两天便会跑到报刊亭捧回一本龙珠,然后藏在书包里,好好的收藏保护.我开始天真的喊着月棱镜威力变身,我开始给自己的芭比娃娃买水手服,我开始背诵俏皮小花仙的变身咒语,我开始幻想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十二生肖守护神自己有一天也会去拯救创界山去打败魔王多路达.

十年前,我开始按照正气大侠的片头一笔一笔的学习如何画漫画,我开始幻想自己想小甜甜一样成为一名歌手,开始幻想自己可以踢足球像大空翼一样好,开始喜欢帅气的火枪手巨乳姐姐,开始研究如何把和尚装扮成古装女生,开始幻想如果和也去的世界也是有甲子园存在的,开始幻想自己也可以穿上小樱那一套套漂亮的洋装,开始开始为妈妈那句考得好就给你买黄金圣衣而努力学习.

九年前,我知道了有中国原创漫画的存在,我开始疯狂的涂鸦者,看着几年前涂鸦的三角形的双手变成现在拥有五个手指的双手而感到欣慰.偷偷看了哥哥私藏的魔幻游戏,偷偷看了姐姐画的2个相拥帅气男生,买了的杂志赠送了梦幻妖子的动画,看着片头裸身相拥的男女2人我竟然会双颊泛红.开始指着别人的鼻子高喊真相只有一个,开始寻找火系的宠物小精灵,开始在一根筷子上栓上绳子甩来甩去高喊亚古兽超进化.那个时候的我目标成为小早川美幸那样温柔的大姐姐,然后成为机动警察.

八年前,我开始和妈妈打游击战,我家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藏着漫画,甚至都分不清究竟是妈妈藏的还是我藏的.那个时候我总是没事找理由跑去卫生间,因为卫生间里的暖气后面藏着不少妈妈没有发现的漫画和画集.我开始奔跑于学校与租书店之间,就在那个时候我爱上了哭着微笑的濑田宗次郎,爱上了用生命作为赌注的左京,爱上了摘了眼镜什么都分不清的大近视慕斯,爱上了成绩一流的有马总一郎,爱上了调笑着说着我喜欢你的樱冢护,爱上了临死前因无法继续保护重要的人的小龙王,爱上了那个曾经笑得如孩子般天真的吉尔佛特,爱上了爱抚身边小天使的沙法尔...

七年前,我用几年省下的压岁钱买了曾经在租书店看过的所有漫画,看着摞满床铺的一捆捆漫画书,妈妈一巴掌之后几个月没有给我零花钱.我开始用家里的漫画和同学交换着看,我第一次去了北京卡通漫画大会,我知道了什么是声优,什么是cosplay,什么是沾水笔,什么是原稿纸,我不去要任何漫画家的签名,我爸爸要来了姚非拉的签名的时候我告诉爸爸总有一天我会坐在那里等别人来要我的签名的.于是我开始了我的创作生涯,我和同学组成了漫画组合,我们一起写着灌篮高手外传,我们一起写着哈利波特第五部,我们一起讨论着小女生们幻想的爱情故事,我们要画九十九朵玫瑰的约定,我们要画梦中的左手牵着右手,我们要自己成为自己漫画中的主角.我们写了很多很多故事,但是那个时候的我们还以为分镜是编辑们把作者的漫画剪接好凑在一起的.

六年前,我终于知道什么是分镜的时候,我画了自己构思已久的一个长篇故事,但是也只是画了三十五页的序章.那是一个叫做FLY的故事,女孩伊子轩跳楼后穿越时空爱上了美丽的女神.最终是血色漫天的结局,所有人都死了,他们的灵魂飞向了最终的自由,他们终于可以不再有任何世俗束缚的相依相偎.那一年我还是爱着圣传的华丽,爱着最游记的颓废,渴望着一种解脱的存在.于是就在那一年毕业后,,我扔掉了我所有的书本,我翻出我了我所有的漫画,我不分昼夜的画着自己喜欢的故事,我写了一篇又一篇的同人小说.以前一向胆小懦弱附和所有人的我,冲着所有朋友大喊,老娘就是喜欢变态,老娘就是喜欢阿鲁迪巴,老娘就是喜欢修罗,老娘就是喜欢迪斯马斯克,老娘就是喜欢斯内普,老娘就是喜欢人造人17号,老娘就是喜欢哪咤,老娘就是喜欢兼人绫女,老娘就是喜欢海带头奈落,老娘就是喜欢左京,老娘就是喜欢伊尔迷,老娘就是控男娃娃头...对,在那个主角和帅哥是王道的年代,我一直附和着所有人,从不敢说自己喜欢那些被人鄙视的异类.我只记得喊出这些的时候真的很轻松.

五年前,我来到了一个四周都是学习狂的环境,开始了我的叛逆生活.那个时候有着一股能让垃圾箱自燃的热血,我全校二十几个班级的挨个问你们班有没有喜欢漫画的,我在学校信箱里放了一封又一封的寻找漫友的信件,我疯狂的在杂志上寻找天津的漫友,我疯狂的加入十几个动漫社团.我开始幻想cosplay,用一袋白面扣在头上妄想弄成银发cos哪咤,自己涉及VR的裁剪图,我的画风开始急转弯,由clamp风转向峰仓风格,每天都会画倒三角脸大小眼的男人拿着把左轮手枪高喊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我开始画信纸,随意的想新视点扔了一张单幅竟然被刊登,于是我愈发疯狂的画漫画了.那个时候口袋书被抵制,大本大本掉墨的四拼一漫画对于有洁癖的我是一种折磨,但是因为变成了大本,我便可以包上语文书皮大摇大摆的在语文课上看了.那一年我知道了原来天津也是可以买到动画和海报贴纸的,我开始几十既是张的买动画,我开始几十几十张的买动漫海报,我开始几十几十张的买贴纸.那一年我爱上了一个叫伊诺尔的人,那一年我指着喜欢柯南到死的女生说柯南就是个渣,女生哭着闹和我绝交.其实我根本就不讨厌柯南的.

四年前,一个中午我花了一百块钱买下了二十本印刷超级难看的封神演义信纸,因为那个时候超级喜欢藤崎龙封神演义.我很欠抽的兴致勃勃的问喜欢柯南的朋友如果让新条真由画柯南怎么样,很兴致勃勃的问新同桌是打算被我逼疯还是打算被我调教成同人男还是gay.每当被人说成变态的时候我都很高兴,我天天没心没肺的到处开玩笑到处损人找抽,然后一个人在晚上坐在床角发呆,其实我一直知道我是个害怕寂寞的人,而我也一直坚信看漫画的都是善良孤单的好孩子.那一年我画得人物开始变得大手大脚,那一年我指着那个被我弄哭的女生喊柯南下辈子也是渣,然后她哭着说和我绝交的时候我真想告诉他我不讨厌柯南.班主任从我书箱里搜出了满满2箱子漫画的时候,我和家里的矛盾也升至最高,爸爸撕了我的漫画书,撕了我的彩图,我看着他们一张一张撕掉我收集几年的周边的时候我在想家里有没有足够的透明胶用来修补,我听着他们说我走火入魔的时候我在想还有什么新的杂志没有买,我听着他们说漫画是垃圾是勒色是毒品的时候我吼道你们没有资格评论漫画,你们根本没有看过你们更没有资格评论.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说是一句漫画救了我,没有漫画我不知道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脸颊火辣辣的疼,我说我要退学,我要画漫画,我要做漫画家.

三年前,我继续上学了,因为学费是提前交纳的,所以辍学的话太浪费了,结果到了后来也渐渐淡忘了辍学的念头.那一年网上重掀圣斗士热潮,我也再一次的爱上了圣斗士.那一年我邂逅了我深爱又深深伤害了我的论坛,那一年我同时结交着三十六个动漫笔友,那一年我却觉得自己是那样的空虚,那一年我退掉了所有的社团,那一年我开始觉得恶搞是多么的空虚可笑,那一年我开始体会悲伤的味道,那一年我开始只画自己的东西.那一年是我初中中最安静的一年,我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漫画,不再高声与人评论争吵,不再欠抽的到处胡言乱语,不再满天津乱跑的寻找周边.我更喜欢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写文画画,那一年我写了十几万字的圣斗士小说,讲得是史昂一代的黄金圣斗士的故事,故事里面有一个叫伊诺尔的人,是处女座的圣斗士.妈妈告诉我家里没有地方放书了,让我卖掉所有漫画,我答应她后便卖掉了所有参考书,我整理了我6年里收集的所有东西,把漫画一本一本的整齐的放在书架上,4个书架全都放满之后我摆在地上,占满了一大半,然后把光盘一摞一摞的继续摆放好.我数了数,总第一期开始的漫友漫画100动画100story100,从第一期开始的新干线,从第一期开始的新视点,动漫时代,北京卡通,少年漫画,卡通王,各种漫画,加一起近万本漫画书,几千张动画光盘,动漫cd,五百张贴纸三百张海报,还有那基本没用的二十本封神信纸.这是我的全部财产,六年来我饿坏胃口收集的东西,被我成称为朋友的东西,让有一个让自己养伤的梦境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假使有一天我没有了这些,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二年前,我靠着一个星期的突击而留在本校,进入了一个小资班级之中,这是个连老师都一天一身名牌的地方.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的做自己的事情了,但是貌似上天注定这一年不是安静的一年一样.同校的同学找我来组织学校的动漫社,我加入了校外的一个社团,开始接触coapaly,开始和那个曾经被我指着说柯南是渣的同学商讨出同人志.第一次出cos,是和社团一起出的高岭响,然后又陆续出了一些人物,杰度,佐助,镜,大长今等等.准备的时候很快乐,大半夜拿着刨子在地上削武器的时候也是很有干劲的.新视点刊登了我初三时候投过去的圣斗士同人,是一个史穆的恶搞短篇,我很郁闷为什么没有刊登我画的阿鲁迪巴单幅.拿到了三百元稿费之后我竟然不知道怎么花掉,连拿去买漫画的时候都觉得不舍的,再三犹豫之后还后添了些前买了绘图板.然后开始接触了一种叫做CG的东西.之前一向都是鼠绘流,也一直很好奇计算机是怎么画出那么漂亮的图图的.于是手写板买来第二天计算机华丽的瘫痪了.学校动漫社的总社长让我去教那些初中生画画,我觉得很迷茫,画画这种东西,真的是简简单单的教出来的么?难道说告诉你脸不能画方的你就可以不画方么?动漫社的小孩子们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老漫迷,看过棋魂.动漫社的小孩子们拍着胸口说自己是法语班的好孩子,若是换成初中时候的我,估计早直接拍死然后喊一句当初学校求着老娘去法语班老娘还看不上呢...所以说也不是所有正太萝莉都很萌的.

一年前,我被一句话惹怒了.天津动漫圈里有人发了自己社团的画手的图,然后有人回复问社团要画手这种东西干吗.为什么会有画手呢?没有画手会有漫画么?没有漫画会有动画么?没有动画会有人看动画么?没有看动画的人你们那些连漫画人物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人能站在这里自称是coser么?天津动漫圈已经彻底堕落了.几年前的漫展或许很小,但是会有社团在交流自己的画,会有画手在聊自己的绘画心得.而如今的漫展是大规模的菜鸟cos,除了cosplay就是cosplay,长发一甩就说自己cos的是藏马,插上尾巴就说自己是猫娘,cos苍紫还在台上高喊在下是四乃川苍紫,除了死神就是火影,一套衣服借来借去有意思么...爱欧说他看着一位画手变成coser的过程,他说天津画手好少呢,我甚至很怀念以前的漫展,以前的动漫社团,我们聚在一起稿子的样子.同时又要唠叨一些了,随之一同堕落的,还有耽美圈.如今一个连菊花长在哪里都不知道的萝莉都高喊自己多么喜欢看爆菊花,总觉得一些东西在大众化的同时变得低俗了很多.姐姐一直很不解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把我调教成腐女子,其实我也算半个腐女子,但是我不喜欢那种为了h而h,为了sm而sm的感觉.如今一些自称腐女子的人很多都是和那些没看过漫画就cos的人持有一样的心态,由好奇而引发的心态.h和sm对于我来说,多半算作一种茶余饭后的调侃玩笑,在耽美之中是一种表达爱的方法罢了.或许是很格格不入的想法,但个人觉得,有爱的话,一个拥抱便足够了.耽美百合不是因为腐女腐男而存在的,也不是因为为了与世俗抗争而产生的,而是因为爱,因为爱才产生的.cosplay,广播剧,同人志,这些不都是因为爱才产生的么?我最后一次出cos是银魂的cos,很失败的一次cos.原因便是很多参与者都对这个漫画不了解.他们很敬业,但是这次cos还是很失败.所以,我决定继续回到过去,去做一个幕后的有爱者吧.有一段时间很久不看动画,因为被冥王神话打击的很凄惨.一直很期待这部动画,虽说这部动画并不失水平,但还是觉得很失望.还是更喜欢去回顾曾经的冥王篇,看着阿鲁最后的身影,听着沙加的阿赖耶识,沙罗双树凋零的时候的落花,撒加他们的那句”阿西娜啊,我们的女神.”...我是个怀旧的人,用朋友的话说我就适合抱着75年的臭袜子过日子.

一个小时前,我决定介绍一下自己.或许是一种习惯吧,写一些回忆过去的东西的时候总是会喝酒,所以现在有点头晕,有些胡言乱语.我,一个宅人,变态控,伪娘控,男娃娃头控,日本战国历史控,只为伊诺尔大人活着,只为光秀大人而死,喜欢胡言乱语,有时候说话不注意分寸,处于修罗场之中,喜欢夜间活动的生物,讨厌商业,讨厌没有爱的东西,一只纯种变态,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我一向只走自己的路,哪怕选择了没有尽头的空虚,哪怕选择了近在咫尺的石墙,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撞过去.

看,疯子.


(终)

总结

其实很早便想写这篇文章了,但是一直不知道如何来写,所以便拖拉到现在.
只想写下自己自接触漫画到现在的一些感触吧.
本来还打算写一些自己的看法,但是只怕会写成无底洞吧.
所以只是写了自己的经历,想必一些看漫画的人也会有的经历吧.
我一直觉得爱上漫画是一种幸福.
估计可以看下去的人也不多.
疯子在说话罢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evin0w0.blog39.fc2.com/tb.php/10-c82e0fe9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